首页 >智能

皮兰德娄蝙蝠

2019-11-07 18:38:25 | 来源: 智能

皮兰德娄蝙蝠

一切顺利。

这出喜剧,没有包含任何会让观众生气或讨厌的新东西。它构思精巧,足以引发预期的效果。

喜剧的人物当中有一位高级神职人员,也就是说,一位红衣主教,他在家中收养了一位贫穷而又守寡的小姨,而他年轻的时候曾经爱过她。

寡妇的小女儿,正值女大当嫁的豆蔻年华,红衣主教大人很想把她嫁给一个受他保护的年轻人,这位后生从小在他家里长大,表面看来,是他从前的一个秘书的儿子,可是,实际上……

得了,说来说去,这不过是青年时代的旧事一桩,今天大可不必再苛求这位主教大人;当然,如果哪怕简单地追述一下那段往事,也就免不了会对他严加指责。

另外,不妨这么说,这正是整个第二幕戏的关键,这场戏的效果非常强烈:小姨站在黑暗中,或者说得更确切一点,站在如水的月华洒满的露台上;主教大人开始倾诉真情之前,对他的忠实的仆人朱塞佩吩咐道:“朱塞佩,把灯关掉!”

总之,一切顺利,顺利极了。

所有演员的表现都无可指责,个个都热爱自己的角色。加斯蒂娜小姐也是如此,是的,她对自己扮演的贫苦孤儿的角色也非常满意,满意极了。

孤苦的侄女自然不愿意嫁给那个被主教大人保护的后生,有好几场戏她要表现自己高傲的反叛;加斯蒂娜小姐非常喜欢这几场戏,她期望这几场戏能给她带来满堂的喝彩。

简单地说,我的朋友法乌斯蒂诺·佩雷斯,在他的新作公演的前夕,一方面热切地期待着演出的巨大成功,一方面又流露出前所未有的得意心情。

不料,半路里杀出了个蝙蝠。

在我们国家剧院的话剧演出季节里,那只该死的蝙蝠,每天晚上都要充当不速之客,要么从塔形屋顶的排气口飞进来,要么某个时候在巢里醒来,那个巢就做在高处,在那些铁条、木桩和螺旋组成的大梁上;

蝙蝠发狂似的飞起来,它无意在观众头顶上那剧场的巨大穹顶乱飞,因为演出的时候,剧场大厅的灯光全都熄灭了,而是直奔舞台和侧幕的光亮之处,直奔高高的灯柱,因为舞台的灯光吸引它;于是它出现在舞台上,当着演员们的面,飞来飞去。

加斯蒂娜小姐害怕蝙蝠,怕得简直要发疯了。

头几个晚上,曾经有三次,她几乎要昏倒过去,每一次她都眼睁睁地瞧着蝙蝠贴近她的脸部,擦着她的头发,打她的眼皮底下飞过,最后一次——我的上帝,真叫人恶心!——

蝙蝠发出刺耳的尖叫,黏黏糊糊的翅膀几乎贴到了她的小嘴。她没有大声叫喊真也是个奇迹。她的神经高度紧张,硬是强迫自己站在舞台上,坚持演出自己的角色;

而同时又不由自主地、胆战心惊地用眼睛紧紧盯住那该死的蝙蝠的狂飞乱舞,她的良苦用心是,即便实在忍受不了,也不可逃离舞台,躲进自己的化妆间去。

不过,那可恶的蝙蝠最终还是激怒了她,以致她不得不声明,倘使再也找不到什么阻止蝙蝠在演出时乱飞乱窜的法子,她的安全得不到保证,那么,她也就无法保证自己在某个晚上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

看来,确凿无疑的是,蝙蝠不是从别处飞来的,它恰恰是选择了剧场屋顶的大梁作为自己的安乐窝。

事实证明,法乌斯蒂诺·佩雷斯的这出新喜剧首演的前一天晚上,剧场屋顶的所有排气口都关闭了,可人们依旧看到蝙蝠在平常那个时刻,像以往的每个晚上那样,在舞台上肆无忌惮地飞来飞去。

于是,法乌斯蒂诺·佩雷斯,深为自己新剧作的成败担忧,便向剧场经理和剧团团长提出请求,甚至苦苦哀求,派两名、三名或者四名工人登上屋顶,哪怕是由他自己掏钱,去捣毁那蝙蝠巢儿,轰走那只蛮横无理的畜生。

不料那两位头儿都说他异想天开,敢情是疯了。剧团团长听到这样的请求,更是火冒三丈,加斯蒂娜小姐竟然为保护自己的一头秀发而弄得惊慌失措,这实在让他觉得可笑,让他感到厌恶,厌恶,厌恶极了。

“仅仅为了头发?”

“是的,是的!您难道还不明白?人们告诉她,蝙蝠的两只翅膀有一种说不清楚的黏黏糊糊的东西,一旦飞到她的头上,翅膀就会牢牢地粘住她的头发,除非把头发通通剪下来,否则没有别的法子可以把蝙蝠赶走。

您明白了吗?她就是为此担惊受怕!

她没有醉心于自己的角色,没有同自己的角色融为一体,至少不该去想这些愚蠢的事情!”

愚蠢,就为了一个女人的头发?

为了加斯蒂娜小姐的一头秀发?剧团团长如此大发雷霆,倒使法乌斯蒂诺·佩雷斯越发惶惶不安。啊,上帝!啊,上帝!倘使加斯蒂娜小姐真是如此心慌意乱,那他的新戏可就要砸了!

(篇幅较长,全文见发于微信公号文学家)

威而钢viagra

印度神油那

印度神油保质期多久

枸橼酸西地那非结构式

猜你喜欢